分享到QQ空间

一抱泯恩仇

清心

某天黄昏,我按门铃进入一个安宁病人家,她的女儿用手指指她母亲房间的所在,然后一句话也没说便走开了。我心里很纳闷,想叫住她却没来得及。

随后我进入一个昏暗的房间,床上躺着一个人,小小的,一不留神便会走眼看不见。从事前看过的档案得知,病人已离婚多年,有几个成年的儿女,现在与女儿同住。去年她癌症复发,不晓得什么原因,拖延了治疗期,以致癌细胞已恣意地转移到其他器官,直至医生告之她只有两星期的寿命,她才勉强接受安宁服务到家中照顾。

她让我称呼她阿玉。她的声音很小,我要把头枕在她耳边才能听到她说话的声音。若重复问她,或说听不清楚,她就表现出很气馁的样子。不过有两件事情,她却表达得很清楚:一是不可以向她女儿询问关于她的事情,二是不可以与她的前夫有任何的接触。我答应了她。说完这两件重要的事情,她轻轻地呼了一口气,然后她说累了,不想说话,只想睡觉。我心里想,我开了45分钟车到这里,只说了这么几句话,我不想走!我不想离开这孤单的女人。

我问阿玉:“我可否坐在你的旁边陪伴你呢?”她说:“不用了!我可以替你签到一小时。”我说:“那个不是问题,若你不嫌我坐在这里影响你睡觉,就把我看作一个关心你的朋友就可以了。你也可以随时示意我离开啊!”她说:“好吧!”我细心地替她把毛毯及枕头弄好,并对她说:“你安睡吧!”没多久她就睡着了,而且轻微地打呼。

2019年4月24日

分享到QQ空间
曾领受邻舍之爱

我若能说万人的方言,并天使的话语,却没有爱,……爱是永不止息。(林前13:1-8)

一位住在密苏里州75岁的姐妹玛丽藜,自称是农家女,自儿子出生,便开始为他储存教育基金,期望儿子能受高等教育,没想到儿子拿全额奖学金,一直读到电机博士学位,玛丽藜便将这笔钱帮助有需要的人。

1983年妹妹与我移民美国,跟玛丽藜为邻,得到她的关心和帮助,就如常常送来吃的、用的,又教我们开车,使我们安然地度过艰辛的移民路。美南长老会退休宣教士芳兰大姐夫妇,在我移民美国后,便在我银行账户存进一笔钱,说:“生病时,可以用得上。”又寄来御寒的衣服,说:“麻州冬天很冷,你用得上。”

移民美国一晃三十多年,我常感恩这些当初帮助我们的人,她们爱人如己的爱心,让我常想:“我若能说万人的方言,并天使的话语,却没有爱,我就成了鸣的锣……”,于是也效法她们所行的去行。

~周慈美(作者是从事基督教文字事工)
首 頁期刊阅览灵修小品晓君信箱观点角度时代热点培训资源网上音频